【御漠猋漠】【肉】 醉生梦死

【御漠猋漠】 醉生梦死 (悲短) by 茶茶玉


我还是忍不住想说……那啥……如果要直奔肉的话,在最后面……前面都是啰啰嗦嗦的虐前奏……



******************************************************************************


漠刀绝尘在休息室里面捧着一杯茶,看着杯子里面的热气袅袅上升,动也不动的呆坐着。

就在10分钟前,他在《刀龙传说》的戏份已经拍完了。那场武戏拍的很顺利,血袋被爆破血浆直飞出体外的感觉已经很习惯了,但是他依然很紧张,因为接下来他应该装出气息全无的表情,倒在啸日猋的怀里。

只需要一个暗示——“漠刀绝尘!”——啸日猋出于手足被杀的悲伤叫喊。

是这个时刻了,漠刀绝尘往后倒下,以完美的姿态被收进了对方的怀里。

那双手臂坚强有力的抱着自己的背部,那双眼睛也应该专注在自己的脸上。

如果真的就这样死去的话,这份感情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可是导演没说停,戏还在继续,,啸日猋放开了漠刀绝尘的“尸体”,向着刀无极张牙舞爪的报仇去了。

漠刀绝尘张开装死的眼皮,12月的地板好冷……他起身从摄影机的拍摄死角走下布景场。

等会把“蛋壳冷藏”戏份也拍完了,真的算是这个季度最后一场戏份了。

之后好久一段时间里他都不会再见到啸日猋了吧……

摸了摸杯子,依然没有把水喝下口的欲望。

“绝尘你在发什么呆?”御不凡走过来一身清爽地笑着看他。刚才那身“污血”都已经被清洗干净的御不凡,换回了平时的休闲装。等过了今天之后,他就要回去父亲开的广告公司里面报道,正式成为上班族一员了。

漠刀绝尘摇摇头,为了掩饰地拿起杯子喝水。

“你下一档的戏份定了没有?”

漠刀绝尘还是摇头,经纪人还说还要看新剧的走向。

“那要不要来我公司做兼职。”御不凡不止一次地提出这个想法,当然能得到的回复还是漠刀绝尘的摇头。

要做一个面善又擅于交际的上班族太难为他了,以自己这种沉闷的性格,做个技术员还差不多。从模特儿公司被拉过来做演员也只是公司为了履行合约而做的临时性变动。

“外面还在拍吗?”漠刀问。

“哈,”御不凡苦笑一下,“你今天主动对我说的话居然是这句。”

“有什么不对吗?”漠刀心虚的看向茶杯。

御不凡没回答,他心中了然,其实这问题的重点是“啸日猋还在拍吗?”。以个人角度来说,御不凡并不是太想回答。

“我在戏里也跟你说了很多台词的。”为了打破沉默气氛,漠刀辩解道。

“戏里跟戏外是两码事。”尽管这么说,戏里那些生死一瞬的暧昧台词还是让自己爽上了天。

“怎么会是两码事。”那个人是真的喊了自己的名字,也真的抱住了自己——漠刀绝尘完全朝着别的地方想。

“如果不是两码事,你有像剧中那么在乎我吗?”

“……你是我朋友,我在乎你。”

“有像在乎啸日猋一样的在乎我吗?”

漠刀绝尘抬头,表情带着被揭穿的狼狈和惊慌,还来不及说什么,面前的人抢先道:“我发现很久了,可是我不会说的。”

“为什么……”

茶杯的水冷了吗,手不暖了。

“为什么我发现了,还是为什么我不会说?”御不凡看着惊呆的人,自问自答:“因为你看着他,而我却看着你。”

虽然他总是皱着眉头冷着一张脸,只要被说中却会狼狈的找不到北。表情和话语都表现得这么直率,被这样一个人喜欢着,为什么啸日猋你比我御不凡还要迟钝?

听不见御不凡内心叹息的漠刀抓紧了杯子,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现下这种情况。

“啊!我让你来我公司兼职可是没有什么不良居心的,你别误会。”御不凡看不过他的表情,故意模糊了焦点想要活跃气氛。

漠刀岂会不知道他的用意,思考了一会,倒是很认真的说:“如果你需要平面模特儿帮忙,我去跟经纪人提。”

“你啊……”御不凡叹息一句,“别让我这么喜欢你……”

一句话又让漠刀语塞。

忽地休息室的门毫无预警的打开,冲进来的人拿着手上的帽子不停的扇风。

“热,热死了,哟,你们在啊。”啸日猋疲倦的笑着。

“我们都冷死了,你居然还说热。”跟着啸日猋一起进来的笑剑钝推着他走进来,随后进来的刀无极、醉饮黄龙也跟漠刀和御不凡一一打了招呼。

“看来你是NG多了,不停的在重复动吧?”御不凡笑着挖苦。

“御兄果然料事如神。”啸日猋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的笑嘻嘻应接着,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漠刀的旁边,忽然搭上漠刀的肩膀转头对他说:“今晚下班我们去喝酒吧?”

漠刀绝尘惊讶的看着他。

啸日猋接着说:“难得终于杀青了,大家一起去好好喝一杯吧!”然后环视着大家征求意见。

“我没问题。”笑剑钝作出ok的手势,除了御不凡表示明天开始要早起不能参加之外,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同意,漠刀也点了头。

如果可以,御不凡真想打电话向他老爸请假,延后报道时间……

正当大家热烈的讨论喝酒地点的时候,休息室迎来了本日第一个女角。

“啸日猋,你手机响了。” 炎炽凤羽晃晃手中的手机,再向众人笑笑。

“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啸日猋抽出那只搭在漠刀肩膀上的手,一脸傻笑的走出门外,还顺带的关上了休息室的门,将一室不怀好意的戏谑和一双深沉眼神隔绝在外。

看着那扇门,比起肩膀上减少了压力,漠刀更在乎的是“啸日猋手机在炎炽凤羽手上”的事实。

漠刀想跟别人一样毫不介意的问:“你小子,昨晚上干什么好事去了?为什么手机在别人身上啊?”

可是他没法问出口,有些事情只适合默默放在心上。

“绝尘,你晚上还要去喝吗?”御不凡不忍的问漠刀。

“去。”

怎么不去,现在还真的特别想喝酒了。

*** *** ****



对那个蹲下身忙着呕吐的人,漠刀安静的守在身后帮他顺背。
“啸日猋……”你还好吧。
吐完了之后觉得舒服多了的人,接了漠刀递过来的纸巾擦好了嘴,却在站起来的时候差点又踉跄摔跤。
漠刀第一反应扶着他,看着那张醉醺醺的脸没敢多说什么。

凌晨1点多,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回家了,现时只剩下自己和啸日猋在街边晃荡。

啸日猋的手机铃声特别刺耳,来电显示“凤羽”。

漠刀绝尘看着啸日猋笨拙地拿不好手机的样子,实在担心手机摔地上了,却又不想帮他接听。

直到第二遍铃声响起,漠刀从啸日猋手中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说:“你别打了,我不会把他交给你的。”

会有这种冲动,大概自己也有点醉了。

想归想,还是以朋友姿态告诉凤羽啸日猋现在的情况,凤羽在那头抱怨了几句啸日猋喝太多之类的,却没有说要来接人。

漠刀想笑,毫无理由的想笑。扶着啸日猋的手很暖很不想放开。

不知道啸日猋住处,也不想这么晚了还回舅舅家打扰老人家休息的漠刀在一家规模还算不错的酒店里订了房间,扶着啸日猋上电梯。


**** ***** ****

开了暖气之后,脱了衣服的身体也不觉得冷了。

躺在床上的啸日猋说着没头没脑的胡话,漠刀坐在另一张床上亮着床头灯看着他。

周围很安静,心却很吵闹。

在淡黄色的灯光下,啸日猋的容貌说不出的英气。

看吧,多看几眼吧,以后说不定就越来越少机会看到他了,可能也不可能再有机会这样单独相处了……

对于啸日猋来说,漠刀绝尘只是戏路上一个暂时的伙伴,现在你可以跟他说说笑笑,以后再见或许也只剩下客套的问候。

那么,摸一下他的脸庞也不算太过分吧?

再亲一下可以吗?

凤羽,我向你借一下他可以吗?那些不让给你的话我说不出,让我亲一下可以吗?

捏紧了拳头,不顾心脏绷紧的疼痛,漠刀一点点的靠近那双唇,害怕自己急促的呼吸让对方惊醒,又害怕吻的太重会让对方发现。

有点冷,浓浓酒味的唇瓣相触。

漠刀的嘴唇甚至没敢往下压,维持着接触姿势,嗓子痛的几乎没忍住,酸呛的感情往上疯狂的冲,几乎要冲破眼眶。

他妈的为什么自己一个大男人就爱的那么卑贱,窝囊啊……

“唔……?”床上的人含糊的叫了一句。

恍如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的漠刀想急速的抽离,却只能呆愣的看着啸日猋抬起双手牢扣着自己的后脑勺,而自己头发被扯得挣扎不能。

眼看对方就要张开眼睛了,该说聪明还是巧合,漠刀慌乱中竟是关掉了床头灯。

于是房间与黑夜融合,却响起了濡湿的接吻水声。

啸日猋翻身压倒了漠刀,蛮横地用舌头撬开了他的唇齿,在漠刀头脑一片混乱的期间,激烈的追逐他的舌头,也不管口中滑舌是否能跟的上他的速度就毫无顾忌的逗弄着。

“哈……哈……”好不容易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漠刀第一感觉是对方的唾液在自己的嘴唇上被迅速地风干,刚才的的确是啸日猋的吻,货真价实的吻。

被舔着脖子而不得不扬起头,漠刀一遍又一遍的记着啸日猋舔弄的触感:湿滑又烫热。

舔完右边的啸日猋又开始舔着漠刀左边,这次不是脖子却是耳廓和耳背。

被炙热呼吸弄得一个颤动,漠刀忍不住抓住了啸日猋背部的衣服。似乎是很满意这种表现,啸日猋又深深地吻着漠刀,后者跟着他扭头变换角度的同时,嘴角漏出两人的唾液。漠刀的下体撑的痛疼起来。

啃着漠刀碎骨的时候,啸日猋的手至下而上的爪在漠刀的左胸上。他的手指温度比漠刀体温更为灼热,漠刀几乎就这么沉溺了。

“嗯?”疑惑的呢喃,“凤羽……嘻,变小了……”

啊…………

一声无人能闻的破碎声在漠刀心中惨烈的响起。

涌出的这股悲痛如何再让自己自持,如何再沉浸在自欺中?

奋力的推开覆盖在身上的这具躯体,想逃离却被翻身压在床上。再无心反抗烂醉的蛮力,顺着俯卧的姿势,漠刀揪紧了胸口,不想说话。

啸日猋无法扭过漠刀的脸接吻,便开始顺着背部摸到了腰侧,猜出下一个动作的漠刀及时的抓住了要滑向自己胯下的那只手。

不行,漠刀不能想象摸到男女真正区别之后的啸日猋会说出什么更难堪的话了。

起码,起码现在啸日猋还不知道。

“凤羽……”

我不是……

“为什么……”啸日猋的手想挣脱,漠刀就死死的按着。

就在漠刀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啸日猋却开始难耐地耸动着。

就算隔着皮裤,臀肉间也能清晰的感受着啸日猋股间越发硬热的物体,直到漠刀发现自己也无法忍住的再度勃起了。

“……凤羽……我喜欢你……”

真的不要再说了!

漠刀忍无可忍的翻过身去主动咬上那张吐出伤人话语的嘴。

你想要的,我给你,我给的起!

孤注一掷的漠刀绝尘,利落的脱掉了两人的衣服,发抖的手扶起了啸日猋的勃发。

撸动中,顶端流出的液体湿了自己的手心。漠刀想骄傲的笑,又苦涩的咬了唇。

有点犹豫的将散发着男性气味的肉柱送进了自己的嘴里,他不懂该怎么如曾经看过的毛片女角去服侍那东西,所以又只好拿出来笨拙的舔着柱身和小球,啸日猋却没有说不满意的话,反而伸出手摸着漠刀的头发。

一想到啸日猋也这么样温柔的对待过凤羽,漠刀一度停下了。

看着啸日猋的喘息,漠刀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在他面前跨开双脚蹲下,将沾了腥液的手指塞进自己嘴里舔湿。

手指停在自己的洞口,羞耻的几乎快不能继续了,啸日猋的手又开始不安分的摸上了大腿,漠刀压住了那只手,换了只手湿润,深呼吸着伸了进去。

无法言喻的怪异感让他情不自禁的抵触,于是他只能草草的在里面抽动了几下,便扶着啸日猋的柱身,倾身想象着方便进入的角度往后坐下。

仅仅就是顶端碰触洞口的感觉就让自己忍不住发出了叫声,漠刀留着汗暗示自己放松,好不容易将整根吞入也快累的瘫倒在啸日猋身上,勉强撑住,只缓缓调整了一下姿势,下面的啸日猋就躁动起来。

“紧啊……好棒……”

虽然没有傻到认为啸日猋会安静的躺着,却没有料到他突然而来反客为主,漠刀被撑上半身的啸日猋抓住了大腿膝盖内侧,高高的抬起臀部折着身体,就被无情的抽动。

跟随激情而来的是温热流落臀间的血,漠刀很庆幸啸日猋只会忙着拉开自己的大腿往里面撞,这样就不用担心会被揭穿。

被摩擦而产生的快感与撕裂的痛感同时折磨着漠刀,他都忍着没敢叫出半句,只有重重的喘息声泄露自己的情绪。玉袋与臀肉的每一下撞击声、抽插作响的水声促使漠刀抚慰着自己无人爱怜的柱体。

啸日猋,啸日猋,啸日猋,啸日猋……

你可知道现在让你快乐的这具肉体,是漠刀绝尘?

啸日猋挺腰的速度时快时慢,慢的时候还会俯身舔着漠刀的乳头,轻轻卷咬。

在最后的加速抽动中,啸日猋挺直了腰身,射满了漠刀的肠道。那是温暖的流质感,漠刀仰头,眼泪就这样跌出眼角,自己的精液发泄在手心的包裹中。


***** **** ****


被阳光照醒的啸日猋,摸着发晕的头,转身看着单人床侧边是雪白的背部。

不会吧……我的天啊……这、这……

其实他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这种只属于性交后的疲惫和舒爽感觉……可是昨天明明只是跟他们去喝酒啊,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声嘤咛转移了啸日猋的注意力。

“你、你醒啦。”啸日猋的笑容非常僵硬。






酒店旁边的街道里

“事情可是办妥了哦,所以……”面前女子摊开了手掌示意。

漠刀绝尘将钱放进那手里。

在女子收好了事成的半成钱满意地离开时,漠刀冷静却有极压迫力的嗓音掠过:“如果让我看见有奇怪报道,我可是说到做到。”

女子转身笑笑,“虽然你们都是大明星,可也别看不起我一介风尘女子,安吧。”

等待女子完全消失在眼里,漠刀一直靠着墙的身体才虚脱的滑落,可是后方的伤口也不能让他放心的坐下。

希望这个昨晚找来的女人真的能守口如瓶,就让啸日猋以为昨晚身下的就是她吧。

日后再见啸日猋,要跟以前一样冷着脸,要跟以前一样表示自己什么都不在意,即使看着炎炽凤羽也不必妒忌,因为啸日猋要的,他给过,即使那不是一个男人所需要的全部,即使只是一夜温暖,自己也是给过的。

痴,痴一份痴心妄想;
贪,贪一个曾经拥有;
求,求一晚醉生梦死。

————完

留言

No title

来看你。
也想给你送生日礼物的,是不是太晚了……哭
原来换BO了。

No title

有心送礼不嫌迟XDD来吧来吧(摊开手掌)
话说你居然是在我的肉文下面回复的>//////<
其实我又搬回去了=v=||||| 好像还是大巴好用……悲催的……之前fc2被和谐的不能打开了……Orz
你最近还好吧?大学生活应该蛮幸福的-0-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